新蛋白系列访谈|植物家:从食品科技的路径出发,切入中式餐饮

来源:35斗        编辑:尚品    2021-09-29 11:48   

去年以来,我们在不断接受“植物肉”、“发酵肉”、“细胞培养肉”这些创新的未来食品的信息轰炸,创新蛋白备受各界关注。

就创新蛋白的未来市场而言,有机构给出预测,其中,天风证券研报认为,如果替代蛋白市场规模对标相对成熟的美国植物肉市场,未来全球替代蛋白市场在成熟状态测算可达 1229 亿美元。据 Euromonitor 预测,到 2023 年,中国人造肉市场规模将达到 130 亿美元。

创新蛋白作为未来养活世界一百亿人口的重要战略之一,其重要性毋庸置疑。为此,35斗和力矩中国合作开启了新蛋白系列访谈,本期访谈我们邀请到植物家的战略及运营副总裁——谢可盈,她有 6 年业务变革与战略管理经验,曾管理超过 3 亿欧元规模的资本市场与融资业务,我们跟谢可盈聊了她加入植物家的初衷以及对新蛋白行业的看法。

植物家成立于 2020 年5月,是中国首家采用前沿湿法拉丝蛋白技术拟真肉感的植物肉公司。其研发团队由 Beyond Meat、Impossible Foods、Gardein 和 Morningstar 的前高级研发主管组成。前不久,前麦当劳高管李意雯刚刚宣布加入植物家。

植物家的产品主要以大豆、小麦和豌豆为原料制成,均为非转基因食品。目前销售渠道有团餐供应——康帕斯、索迪斯、埃顿,酒店——W酒店、Club Med、悦榕庄,餐饮——Fat Cow、Charlie's 粉红汉堡、Beef & Liberty尚牛社会等,零售——佳思多、DeliLife 食和家、Epermarket、泰晤士连锁超市等。

一、从食品科技的角度出发,辅以独特的营销方法

Q1: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植物家的产品吗?

谢可盈:植物家是 2020 年 5 月份成立的一家新蛋白公司,我们是国内首家采用湿法拉丝蛋白技术的植物肉公司。我们的研发团队是来自 Beyond Meat、Impossible Food 的科研专家,这样就使得我们能以最快的速度将产品落地。

目前产品主要有两个系列,植物牛肉和植物鸡肉,牛肉有牛肉丸、牛肉末、鸡肉有鸡肉圈、鸡块和鸡排,后面会推出饺子、微波即热产品、猪肉和海鲜类产品。这些产品都是我们从消费者调研当中看到排名最高的,因此优先研发和推出这些产品,后续整体的产品系列都会越来越丰富。

Q2:技术上,海鲜类食品跟其他肉产品有什么不同或难点?

谢可盈:在调味方面是比较有挑战性的。比如,大家平常吃鱼肉,吃的都是它的鲜味,但鲜味过头了可能就变成鱼腥味了。植物鱼肉的鲜味怎么取得一个平衡是比较困难的。我们目前在跟国际顶尖香精公司、星级大厨合作,通过反复测试和迭代,把握住海鲜产品口味的平衡点。

Q3:在B端还是C端这方面怎么考虑的呢?

谢可盈:从B端切入,逐渐铺进零售端。我们计划在 3-5 年内,把零售端的比重提升到60%左右。

前期从餐饮开始做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得到高端、有质量的餐饮品牌背书;二是通过大厨的介入,培育成熟的技术体系,给消费者展示植物肉丰富的应用场景;三是有出品的保证,我们希望能确保消费者第一次尝到植物肉的体验,这一点在餐饮端做是比较容易的。

我们从 B端切入主要还是考虑到消费者整体的接受度。因为虽然说中国有数千年吃“素肉”的历史,但是植物肉这个概念更多的还是国外食品科技的引入,国内的消费习惯还需要持续培育。

Q4:在从餐饮端走向零售端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谢可盈:一是物流,我们需要把产品配送到全国不同区域,过程中确保时效、产品温度等,对我们的供应链是一个新的考验。二是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我们将通过社交媒体、大型试吃活动等与消费者形成互动。

Q5:在产品推广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好的方式可以分享一下?

谢可盈:这里要提到我们的 CEO 李意雯,她有 20 多年餐饮食品公司的经验,分别在麦当劳、呷哺呷哺、大成食品担任高管,有比较全面的管理经验。她很喜欢引用过往在麦当劳采用的营销策略——如何在感性层面跟消费者沟通。一个是从不同的应用场景去切入,和消费者有更多互动;二是要往中式应用去走,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国内植物肉品牌,产品、应用都是因应国内消费者需求发展的,不是受限于西式应用的国外概念型产品。

在营销方面我们会以日常场景、用词为切入点扩大我们的影响力,希望能让大众对植物肉有不一样的观感。

Q6:什么样的特质会让植物家有长远的发展?

谢可盈:一是技术,我们是比较少有的能够配合国外顶尖科研团队做技术开发的品牌,是国内首家采用湿法拉丝蛋白技术的植物肉公司。我们把自己定位为是一个食品科技公司,会一直以产品为核心,在产品和技术方面我们是采取一个不妥协的态度,给消费者的产品质量必须够好。另外,我们创始团队有很丰富的替代蛋白经验和海外资源,让我们后期可以更方便引进和结合国际技术,比如发酵技术或者细胞培养技术。

二是团队有非常丰富的渠道、经验,我们能够连接和整合上下游的资源一起给终端客户和餐饮品牌提供整合方案。

三是整体渠道打法,我们团队的效率很高,我们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就把餐饮和零售渠道都铺开了。刚刚提到的李总过往有很强的品牌营销的背景,她有把品牌从 0-1 孵化的经验。所以我们无论是在营销还是新产品开发迭代速度方面,都有一个 To-C 的 DNA 在,这两点是我们能够跟其他初创品牌分开的特质。

二、新蛋白的未来——共存还是替代?

Q7:新蛋白市场内卷吗?有没有一些不健康的发展趋势?

谢可盈:不健康的发展趋势的确是有一些,有些品牌专注在营销却忽略了产品。相比之下国外领先的新蛋白企业更注重产品,比如 Beyond Meat ,从 2009 年成立以来,做了很多研发工作,它是先把产品做好,再配合营销投放的。

这一点会影响到整个品类的建立和发展。如果消费者第一次吃到植物肉,他觉得不好吃,有机会会否定整个品类,这种情况在国内是存在的。

不同的品牌可能有不同的产品和营销的策略,但我们还是希望新蛋白公司要先把产品做到一定程度了再去推到市场,而不是一味的去做营销;另外,国外顶尖品牌的引入或者餐饮巨头的植入也能够慢慢修正一些不好的认知。

Q8:你为什么加入这个团队?

谢可盈:之所以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我相信它背后的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我开始吃素已经有五六年了,后来观察到国内并没有给素食者提供比较好的选择。我从金融行业转到新蛋白行业,也是希望能够做一些跟自己理念相符合的事情。我希望通过推动国内新蛋白行业发展,给消费者提供更多元化更可持续的食品选择。

在选择品牌的时候,我比较注重品牌的科技含量以及对产品力的关注,植物家是少有的能够对标国际植物肉品牌的。

Q9:新蛋白在未来如何?是替代传统肉制品,还是永远都只会是一个补充?

谢可盈:我觉得到最后会是一个共存的体系,而不是完全替代。比如一周7天,我可以今天吃牛肉,明天吃猪肉,后天吃植物肉。整个食物体系现在都在往可持续的方向发展,传统肉制品行业也在不断优化自身的管理方式,比如将科技运用到养殖过程中,更节能的养殖动物,以及生态养殖的趋势。

最后,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把这个品类做好。也许还是会有内卷,但是希望这个内卷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大家不断地研发新的科技、新的产品,让消费者感受到新蛋白的“新”。希望有更多的人才加入到新蛋白行业。这也是我自己的小心愿。


相关推荐